扫描二维码关注特品特惠

当前位置:首页>原创分享 >正文
 

收藏>

 

评论

分享

Tumblr新東傢:禁成人內容是為避免被蘋果谷歌下架

秋天是什麼?是繁華落盡的那份滄桑與沉靜嗎?在碩果累累的老農臉上難掩的喜悅嗎/是孤獨淒涼的仰天長嘯嗎?是哲人眼裡穩健成熟的智慧之光嗎? 秋是歷史。秋的命運寫滿瞭滄桑與無奈,歷史也一樣。屈原站在颯颯秋風中,面對江水,悲聲吟唱,吟得淚流滿面,吟得楚國最終滅亡。還記得“風蕭蕭兮易水寒”嗎/荊軻把生命獻給瞭秋風,但“青山遮不住,畢竟東流去”,燕國還是難逃滅亡的厄運。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,他揚的灰塵詮釋著繁華的滄桑,崛起後的落魄。 秋是人生。秋接受瞭春的絢爛與躁動,容納瞭夏的繁榮與激越,沉淀出一份沉穩和超然。大自然賦予瞭她的兒女們以生命,也賦予瞭他們生命的四季。人生是智慧的秋天,是奮鬥人們的收獲之秋。 秋是藝術。秋天是酡紅色的沉醉,為瞭最後的盛宴,秋積蓄瞭一生的精力。凡.高有著楓葉一般的火紅的熱情的心,因此畫出瞭燃燒的向日葵,迷人的鳶尾花。在本該收獲的生命季節裡,凡.高卻將手槍對準瞭自己的光顱。在那沒有真正藝術知己的世界裡,再驚人藝術之花也隻能隨風飄零。藝術是秋,是感人的豐實,但藝術傢們卻不得不承受著秋的淒涼與蕭索,他們的超凡脫俗註定瞭他們要經歷非同尋常的苦難。 秋是思考。秋是成熟的,充滿瞭深沉與睿智。思考也是成熟的,是智慧的成熟。羅丹的《思想者》那古銅色的肌膚釋放出令人著迷的東西,最容易讓人聯想到秋。所以愛因斯坦說思考是人生最大的快樂。秋的澄澈和韻味極像香醇的葡萄酒,極像思考的快樂。 在這細雨綿綿的秋季,我思考著秋……

在英傑男校,有這在樣一群學生……   “嘿,米老鼠踩著香蕉皮瞭!快,快,卡卡,快拍!”歐陽靜天和周卡卡躲在學校花壇裡,拍下瞭校長踩著瞭他們設計的“香蕉皮陷阱”後,摔瞭個嘴啃泥的樣子。“哈哈,把這張照片放在米老鼠(英傑男校的校長,名字叫李烙術。因此,英傑男校的小夥子們都在背後管他叫米老鼠。)的辦公桌上,呵呵,一定很好玩!”歐陽靜天拿著照片,笑得直不起腰來,“哈哈,順便在拍一張他看到照片時的窘相。哈哈——”“不,不太好吧靜天。米老鼠一定知道是我們幹的。你不怕米老鼠讓我們卷鋪蓋嗎?”周卡卡擔心地說。“嗨,不用擔心,他有什麼證據說是我們幹的呢?”林峰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。呵,又一個死黨!周卡卡心想:唉,這下慘瞭!希望不要鬧出什麼大事!否則……   晚上,歐陽靜天叫醒他的兩個室友(周卡卡和林峰):“走。放照片去。”“不會當真吧?”周卡卡睡意朦朧的問。“你不敢去我們去。走,靜天。”歐陽靜天和林峰悄悄推開宿舍的門,躡手躡腳地校長室走去。躺在床上的周卡卡頓時睡意全無,滿腦子都是被米老鼠下令卷鋪蓋的場面。哦,蒼天!周卡卡不禁打瞭個冷戰。   第二天早晨,林峰拍拍周卡卡的肩膀:“走,到校長室去。別等校長來,不然就看不到好戲瞭!”呵,誰叫周卡卡有這樣的死黨呀!他隻好跟著靜天他們去瞭。   ……   “哈哈——”林峰他們奔進宿舍,倒在床上大笑起來。周卡卡忘瞭心中的擔憂,也笑得前仰後合。不過,別小看瞭校長的智慧。他已不知被這幾個調皮蛋耍瞭多少回,難道還猜不出來嗎?   果然,中午放學後,三個死黨剛跨進宿舍的門,宿舍總監霍文先生就叫住他們:“你們幾個,晚上七點整,到校長室去一趟。”周卡卡簡直要暈過去瞭,幸虧林峰拉瞭他一把。“呵呵,又闖什麼禍瞭吧?”301號宿舍三樓的舍長任小喜朝著裡走來,輕蔑地說。這位舍長可是死黨三人的死敵呀。“我們的事你甭管。”歐陽靜天沒好氣地說。“哼,看樣子就知道,肯定闖禍瞭。哈哈,看校長怎麼懲罰你們!”任小喜幸災樂禍的走瞭。   晚上六點五十分,死黨三人來到瞭校長室。林峰上前敲瞭敲門。“進來!”校長室裡傳出瞭校長的聲音。死黨三人走進門,校長指瞭指辦公桌前的長木板凳,意識他們坐下,然後站起身來,三個小夥子的面前走來走去。過瞭許久,校長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照片,正是那張拍下他踩著香蕉皮滑瞭一跤的照片:“相信這張照片你們熟悉吧,嗯?”周卡卡早已臉色蒼白,而林峰拼命地忍住笑,歐陽靜天抬起頭來:“嗯,先生。嗯,我們……”“好啦,我想我已經知道是誰幹的瞭”校長立刻打斷瞭歐陽靜天的話,“明天早上,跑步五圈,檢查一千字。跑步我會叫霍文老先生看著,檢查明天下午交給我!”“可是,先生……”“沒有可是,出去!”校長指瞭指門,“哦,對瞭。希望你們別再幹這種傻事。”“是,先生。”三個小夥子齊聲答道。然後悄悄的退瞭出去,連忙逃回宿舍。   ……   “呵,都是你們倆出的餿主意!”周卡卡一邊揉著已連站都站不穩的腿,一邊抱怨著。“不,這是意外!這絕對是意外!”歐陽靜天狠狠地說,“米老鼠怎麼可能知道是我們?”“好啦,靜天,米老鼠不可能不知道,傻子都知道!”周卡卡吼道。   “你們別吵啦,我想到法子來整米老鼠啦!”一直一聲不吭的林峰開口瞭,“我們應該……”   (待續)

那天,諾兒在教室裡和那個人說笑著,那個人叫楓。  茗正好路過她的教室門口,心裡顫瞭一下,淚水將視線模糊瞭。他抿抿嘴,低著頭,快步走過。  茗想激起諾的回憶,怎麼做呢?但是那個叫楓的人一直希望諾兒回避他。  他想起,茗和諾兒一起買衣服,他買瞭一件黑色的風衣,諾兒買瞭一件紫色的。他和諾兒一起座摩天輪,訴說著。他還想起他和諾兒一起去挑手機號,是情侶號……  想著想著,他不由得懺悔,坐靠著樹上,擺弄著手機,給諾兒發短信:諾兒,希望你快樂!這時諾兒走過來,對他笑瞭笑,他的嘴角也微微地動瞭動,好茫然啊!但是他相信,她的記憶一定能恢復。諾兒正好收到瞭他的信息,諾兒停下瞭腳步,低著頭,斜斜地看著茗,茗也在斜斜地看著諾兒,他好激動!他恨不得馬上把所有都說出來,起因經過結果……但是他不能,他現在能做的隻是這麼一點點。  諾兒回傢又看瞭看手機,查瞭查號碼。她驚瞭一下,和她的號碼好像,他細細地研究。楓來到諾兒傢,想與諾兒……諾兒回絕瞭,楓愣瞭愣。諾兒去瞭學校,查看瞭同學的電話號碼,那個號——茗!  諾兒知道,她失去記憶瞭,她努力回想,希望挽回什麼,可是她不能。她一仔細想,就會頭痛,隻好停止思想。茗穿上瞭自己的黑色風衣,又給諾兒又買瞭一件紫色的風衣,諾兒嚇瞭一跳。(“好看吧!?”茗問。“好看~嘻嘻!”諾兒答。茗又輕輕地牽著諾兒的手,互相傳遞彼此的溫暖,“呀!小豬,還沒把標簽摘掉呢!”“啊?嗯……”茗與諾兒上次買風衣的情景)茗又說瞭一遍,還沒等到拉上諾兒的手,諾兒已經牽上瞭。茗看見諾兒哭瞭,默默地,不出聲,拿出“心相印”遞給諾兒,天色暗瞭,茗送諾兒回傢,看到瞭楓,楓恨恨的盯著他,茗輕輕地說:“照顧好他!”就轉身走瞭。  茗知道,他完成瞭一部分。

上一篇:《微軟飛行模擬》將支持第三方開發及社區制作的內容

下一篇:獨立工作室處女作《漫遊癖:旅行故事》下月發售

举报

大家都在看

正在加载,请稍候...

评论(0条)

 
发表评论请

正在加载,请稍候...